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蔺靖】青梅酒

青梅煮酒论楼诚

把酒清尘:

【蔺靖】青梅酒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梅雨时节



五月还没过完,暮春尾巴上的那点寒气还没褪尽,金陵便迎来了连绵细雨。不似往常年般的冷水梅雨,自然少了份闷热粘腻,但是雨丝里的寒气,也让年事已高的高公公没有在这次出行中陪在萧景琰身边。


军旅出来的萧景琰,自然少了些这雨天里的诗情画意,闲雅情致。“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这样诗句里的闲愁,他是不愿多花些心思品位,只是这梅雨出行,也不过是是应了那人的约。


接过随身的小公公递过来的暗底画梅伞,然后秉退了剩下的人,萧景琰便独自一个人推开了眼前这座远离市嚣,孑孑而立的庭院大门。且不说当朝皇帝微服出行,就是这大方的退下所有人,也是对这宅院主人的信任。


厚重的大门在绵长的“吱呀”声中被打开,淋的透彻的石板路里夹杂着一从一从的绿色小草,宽大油质的树叶被雨水冲刷的纤尘不染,碧绿葱葱,不似一般精致的院落的五步一亭,十步一阁,但是假山流水碧荷锦鲤却也错落在这迂回婉转的庭院中。


前厅不大,萧景琰穿过后,看着后院里左右排开的干净机巧的鸽笼,以及隐约看见被雨水堵在里面“咕咕”的白鸽,虽然平时他也没少接触到这些个红眼白羽的小家伙,但是仍是每每看见它们便想到了那人。


脚步没有停留,萧景琰撑着伞,裙摆回荡,最后停在了庭院尽头的那片半遮半起的月门前。


柳暗花明,豁然开朗,不过如此,黑色木门后放眼望去不见尽头的果林,半面红妆的果子挂在翠绿的枝头,绿叶交叠处露出那青瓦玉柱,飞檐翘角的雨中小亭。


而比起那精致讨巧的小亭,比起那雨帘朦胧的风雅,更让萧景琰注目的便是那邀约之人,青罩白衣,漆发随性。


“邀你一次出宫可不容易。”即便不抬头,习武之人,耳聪过人也能知道来人便是他所约,所等之人。


“自是没有先生这般逍遥自在。”萧景琰脱下沾了着泥浆雨水的鞋,拂衣盘腿坐在了蔺晨对面。


其实萧景琰还是有很多话来反驳得蔺晨,他现在已是大梁的皇帝,自然不如那南征北战,不被器重的郡王那时自由,只是望着对面那人含笑的眸子,什么话都不必说,他懂。


“这冷水梅雨,可算是十年一见,虽不算是什么珍奇景象,但是得空出来看看,于你也不失为坏事。”总比那些个劳心伤神的奏折好吧。


蔺晨没说完的话,萧景琰也能领会到,虽说这早梅雨难得,但是这早来的雨水,南边不少地方还没准备好,就被洪涝给害了,彻夜难眠了几个晚上,才终于安抚下灾民,要不萧景琰也不会答应他的要求,甩了公事,跑出来。


“你总有理。”难得的轻嗔,蔺晨也乐到了心里,显上眉头。


“先生这是做什么?梅子?”


看着蔺晨自萧景琰来了也没停下来,而且看样子已经弄了一阵的架势,萧景琰也好奇的捏着桌上不似亭外枝头红透了,而是只是搽着薄红的梅子。


“嘿嘿,景琰没做过吧,这个时候正好适合酿梅子酒,之前每年这时候我都自己酿一些,差不多十一二月就能吃上了。”蔺晨往陶罐里码好了梅子,冰糖,揭开了旁边酒坛上泥封,“咕咚咕咚”的倒上了醇香的桑落酒。


“古语常言,梅集木之全气,味酸,但安神定眠,止咳止渴,对了,景琰,你不能吃太酸的,我下一罐多加点冰糖,你能吃吗……唉唉唉,别吃!”


蔺晨密封好一坛待埋下土的梅子酒,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萧景琰粉缨玉指把玩着的那颗梅子,就往嘴里送,只是这话到底说晚了,看着萧景琰一口咬下去,酸溜的味道弥漫了整个口腔,直接反应在了那俊俏的脸上。


“蔺晨!怎么……怎么这么酸。”萧景琰微微吸溜着止不住的口水,质问着蔺晨。


“能不酸嘛,这梅子酒一般都用七八成熟的梅子酿的呢,你想吃我就找人去外面树上给你摘些呢。”蔺晨实在是被萧景琰难得的孩子气的可爱样子逗乐了,但是还不忘倒了杯茶水,塞了块冰糖在景琰嘴里。


“怎么样,好多了吧。”


萧景琰嘴里含着冰糖,脸颊凸出了个小包,冲着蔺晨点了点头。


“叫你馋嘴,过来吧,还有几坛,你也试试,到时候可要期待着你的手艺呢。”


看着萧景琰有些生疏但又好奇的学着他样子的蔺晨,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细雨声,终是觉得这冷水梅雨好的不行。


“景琰,你可听过这民间男女钟意者都不会赠书而是借书,赠书只是一次完结,而借书则一来一回,一生二,二生三,这情事也就定下来了。”


“景琰,咱们这一起埋酒,到时候可也要一起品酒哟,这也算是一来一回哟。”


“……”先生,你可真是好不要脸。


————————————————————————


依旧是我最喜欢的蔺靖。


终于算是赶上了吧。


作为一个北方人,还真没体会过梅雨时节,也没喝过梅子酒,全凭度娘和瞎掰咯~

评论

热度(49)

  1. 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把酒清尘 转载了此文字
    青梅煮酒论楼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