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楼诚】杯血香槟 4

黑色御座:

预售地址:《金雀雕笼》❤


本文为金雀雕笼的小赠品




四、


但是阿诚以大他几倍的力量压制了他,并且毫无悬念地将他更彻底地压制在沙发里吻得难舍难分,他们依旧停留在接吻的纯洁阶段,这让明楼觉得好笑之余还有一些挫败,他拒绝承认是自己的魅力不够吸引阿诚,更何况他本人的确是如此英俊。


然而当他抬起头仰视——他很少有仰视他人的机会,不论是身高还是身份,然而他现在正在这么做,平躺在沙发上仰视着俯在他身上的弟弟,他惊讶地发现阿诚在哭,绯红色的血泪在眼眶里滚来滚去,只是一霎眼便砸落下来,顺着明楼的脖颈消失在衣领里,划出一道淡淡的血痕。


阿诚像一只矫捷的猎豹一般绷紧了身体,明楼甚至怀疑如果自己的回答不合他意,他就会立刻撕碎自己的喉咙,阿诚办得到。但是事实上阿诚根本不会,他维持着这样紧绷的攻击姿势,向明楼发出疑问:“被大哥改造过的我,还会死吗?”


明楼神情平静,目光却忍不住要爱怜横溢,阿诚离他近在咫尺,睫毛又密又长地闪烁,明楼微微笑着回答他:“不,你的身体里流淌着始祖的血脉,死亡的阴影将永远不会在你身上降临。”


阿诚垂下眼帘:“那大哥会死吗?”


没有比面对恋人尸骸成灰土而独自在黑暗中永生更令人发疯的孤独了,他不仅要面对明楼的离开,如今的时间和空间都要离他而去,他将被遗留在故旧的废墟里,就像明楼曾经在巴黎的地下歌剧院看到的吸血鬼们一样。


明楼亲吻了他的弟弟,但他知道自己无法彻底安抚他的悲伤,他决定安排一次长时间的假期,带着阿诚搭乘夜间航班前往特兰西瓦尼亚。


伯爵在城堡里接待了他们,他很喜欢阿诚,甚至对阿诚说起很早以前明楼用锭剂换取他始祖之血的事情,因为锭剂的口味太丰富了,伯爵自己热爱柑橘口味,这甜蜜的味道能令他回忆起四百年前他新婚妻子伊丽莎白的吻。作为一个为爱情而堕落的、优雅的著名恶魔,他看年轻英俊的阿诚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事实上依赖始祖之血而存活的阿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他的孩子。


“要知道,我的孩子,你之所以隐匿于永夜之中,不是你背叛了你的上帝,在你这么做之前,你的主已经抛弃了你。而你的情人——别急着在一个活了四个世纪的老家伙面前否定你和他的关系,你的情人救了你,你会在一百年后目睹他的死去,抑或在此之前,将他变成我们的同类。”伯爵向阿诚举起酒杯,他苍白的手指上带着硕大的宝石戒指,菲薄的嘴唇勾成新月形,尖锐的犬齿便露了出来,笑容优雅而揶揄:“说起来,你们东方人为什么要把情人叫哥哥?”


在城堡逗留的这几日中,明楼可以看出来伯爵非常喜爱阿诚,不仅仅是因为阿诚已经成为了他的血裔,一大部分原因来自于阿诚的知恩图报,他为伯爵制作了以鲜血为主要食材的菜品,明家的祖籍在苏州,明楼带着他去过,并且途径南京,阿诚在南京学会了鸭血粉丝汤,并且照着食谱做出了正宗的血肠和毛血旺,明楼对毛血旺敬谢不敏,但鸭血粉丝汤他很喜欢。



德古拉伯爵对他从未见过的东方食物有极大的好奇心,他尝试了阿诚制作的不加蒜毛血旺,满意地吃掉了所有的血块,并且对他的小王子报以优雅而狡诈的微笑:“我亲爱的孩子,你的厨艺令我感到惊喜,但是在欧洲则未必,那些欧洲区的后生们连像样的城堡和棺材都没有,却比我讲究那些没用的贵族派头。”



明楼几乎就要吃醋了,他带着阿诚离开特兰西瓦尼亚,搭乘飞机的时间全部换在了白天,这样阿诚就可以变成小蝙蝠,一整天地蜷在他胸前口袋里睡觉。阿诚看到机票上的起飞时间表示了惊讶:“大哥,您难道认为飞机上可以带宠物吗,您是想将我打包托运吗?”



明楼极具威严地看了他一眼:“你当然是要留在我身边的。”



阿诚血红色的眼睛睁得圆滚滚的:“您觉得口袋里的蝙蝠能躲得过安检吗?还是说我现在的模样让您觉得丢脸,不想和人形的我同行吗?”



哦,长大了的弟弟真是不好骗。



明楼板起脸,拥有始祖之血的阿诚是可以读心的,尽管他从来都没有尝试过看透明楼,这在他们之间是没有必要的。



“真没想到您会吃醋,以前我真是想都不敢想。”阿诚微笑着用薄而锐利的指甲轻轻抬起明楼的下巴,让他保持一个抬头的姿势,然后将嘴唇贴上去:“好吧,就让我在上飞机之前吃饱一点,然后乖乖地做一只小宠物吧。”



他用低沉的声音说出“要做个小宠物”这样的句子,反差之大让明楼脖子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评论

热度(199)

  1. 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黑色御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