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楼诚/楼诚衍生】【精怪AU】九龙吟--04

leo~leo:

打卡:滴~~日更卡*2~


ooc是我的。


 


    狐狸精……果然是美貌啊……唇红齿白的,小模样实在是俊俏。尤其是那一双红唇。


    明楼其实是很不屑用隐身术的。不过,他实在是想不出用什么理由直接闯进人家的狐狸洞里把里面的孤男寡女揪出来。所以……先这样吧,所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看着总比在外头比乱猜好一点吧。


    事实证明,还不如在外面乱猜呢,这亲眼所见简直是~怒火中烧!


    看看,看看,还没怎么着呢,刚一见面一条蛇就攀上了人家的脖子。


    呦呵!还一甩尾巴隔空取物,这招还是我教的呢!


    哎哟,这是取来了什么?珍珠项链!肯定也是从我的墨池里面抓的珍珠。


    哎哟哟,还给人家戴在脖子上,一条小屁蛇,人形还没化出来呢就学人家服侍美人!


    哎哟哟哟,居然还说话。我仔细听听说什么。


    隐身的明楼慢慢凑近了镜子前面的一人一蛇,就听见阿诚蛇低沉稳重的声音响起:“再美的事物衬托你也不为过~”


    简直了!看来我回去要整肃家风了。明楼生气了,十分生气。


    这龙啊,不生气不要紧,一生气是要……变天的。


    于是一阵闷雷从远而近,轰隆隆的在狐狸洞上方响了起来。


 


    这突然的一声响把汪曼春吓的一抖,“真是的,好好的打一雷,也不知道会不会下雨。”


    “下雨怎么了,下过了雨果子才好吃呢。”


    “不行,我外头还晾着东西呢,下雨不就浇坏了。况且,要是打雷把树劈了就惨了。”


    “晾着什么拿进来就是了。走走走我陪你去,忙完了我还得赶紧回去呢。”阿诚说着一条蛇就跐溜的从汪曼春身上滑下来,“我要是不回去摘果子,我们家大哥又光喝两杯茶当晚饭了。”


    “!”听了这话明楼挺高兴的。看来这个小阿诚心里还是惦记我的。因为他说的爱喝茶的大哥可不就是自己,进了墨池以后这小蛇可一直都是大哥大哥的叫。不错不错。明楼心里美滋滋的。


    这龙一高兴,天也就跟着变晴朗了。


 


    “不用去,你看,天又放晴了。回去再说说话。到时候让梁仲春送你回去。”汪曼春走出洞口看看天,又拉着阿诚转了回来。


    “说了半天,梁仲春呢?”阿诚找了个凳子盘坐在上面。吐了吐蛇信,“还有,你怎么跑到梁仲春的狐狸洞里来了。”


    “我俩成亲了,你不知道么?也对你应该不知道,当初就是觉得你碍事才打发你出去找青龙的。”汪曼春不停的伸手抚摸挂在脖子上的那串珍珠项链。看起来是十分喜欢。


    “交友不慎,我早就该知道你们这群狐朋狗友靠不住。”阿诚生气的甩了甩尾巴,打在石凳上发出啪啪的声响。“梁仲春呢,把他叫出来,我的和他好好说道说道。”


    “他啊,”汪曼春看看洞口,“外头晾着呢。”


    “……”


 


    绕过狐狸洞,阿诚又往前游了一小段路,终于看到了被汪曼春晾在树底下的狐狸-梁仲春。


    “啧啧啧,本来我觉得你们俩偷偷成亲我还挺生气的。不过看到你这么个德行,我心里就痛快了。”阿诚看着蹲在树底下的狐狸,“你也太惨了吧……狐狸毛都快被挠秃了。”


    “净说些风凉话,当初我娶她的时候她可不这样。”秃毛的狐狸垂着头,“赶紧把我解开吧,有什么事回洞里说,我让她栓树边三天了。”


    “你不至于把,”阿诚说着游到树边,三两下解开了绳子,“你的修为,不至于连条绳子也挣不开吧。”


    “我哪敢啊,你看看我这身毛,我还敢折腾么我。”梁仲春活动着四肢,摸了摸自己的脸,“她可真挠。”


    说话间,在一阵烟雾中,狐狸幻出了人形,捞起一边的阿诚蛇挂在脖子上,“走走走先回洞里。把我的喜酒补上。”一边说着一边一瘸一拐的往前走。


    “等等等,你这腿怎么了。”阿诚十分不解,怎么出去一趟再回来。自己的狐朋狗友发生了这么多变化。


    “别提了,让汪曼春打的。”


    “为什么?”


    “因为……”梁仲春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的蜈蚣精小老婆被他发现了。”


    “这就把你腿打折了……”


    “那婆娘说了,再敢乱来,下次打断的就是中腿……”


    “中~腿~”阿诚说着,往梁仲春胯下瞄了一眼。别说,吓得整个蛇都抖了一下。


 


    “你不是隐蔽的挺好?怎么还会被发现?”阿诚其实挺不理解的。这个狐狸精朋友可以算得上是奸诈狡猾了,而且眼毒,洞若观火。当初就是他发现并提醒自己养母阿桂有问题的。怎么事情到了自己身上就没有任何防范意识了呢。


    “哎,有的时候,相处久了你就会忘了一些最重要的事。”梁仲春仰头看了看天,“比如,你就会忘了,她本来是一只狗。”


    “那又怎么?”


    “鼻子太灵了。成亲第二天,她就把这个林子里和我勾搭过的女妖精全翻出来了。”


    “……行了,你别说了。”阿诚十分同情的看了一眼梁仲春。“我想知道那个蜈蚣精怎么样了。”


    “蜈蚣精啊,被她拆了腿……每一条腿……”


    “妈呀,最毒妇人心!”不光是阿诚,连跟在后面的隐身明楼都不免开始腹诽了。


 


    “行了行了,两口子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解决。”一回到洞府,阿诚一条蛇脑袋缠着汪曼春,尾巴勾着梁仲春把两人往一次凑。“好好过吧,我一时半会也是回不来了。”说着一甩尾巴指指汪曼春,“你呢,温柔点。还有你,娶了这么漂亮的媳妇还不知足。收收心吧,成了亲还想享齐人之福。行了行了,呆着吧,我走了哈。”说着阿诚也不顾两人的挽留,游出了狐狸洞开始往墨林的方向走。


 


    “不错,还认识回家的路。”一直隐身跟着的明楼在看到阿诚游出山林后显出了真身。


    “哎哟,吓我一跳,你怎么在这。”


    “巧合。”


    “那你捎我一段,爬着累死了。”阿诚停下来,攀着明楼的腿一路游到肩膀,缠在他脖子上。


    “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出现在这。”明楼笑着发问。其实他挺喜欢阿诚挂在他脖子上的。凉飕飕的。


    “你不说是巧合。晚上吃什么啊?”


    “摘果子吧,咱们回家。”


    “嗯,回家。”


 


    时间过得挺快。明楼忘了多久没见过杜见锋了。只记得上次他兴冲冲的飞进来和自己描述他能感知到的龙珠的变化。距离上次是多久了。明楼扶了扶额头。真是,有了小蛇的陪伴,都忘了日子了。回想自己近千年来到岁月,在无尽的找寻中就打发了过半。如今有了真人陪着,更是十分快活。想到这,他又开始同情起杜见锋,哎,真希望能帮助到他。


    要不说这龙就不禁念叨呢。正想着,就感觉墨林上方一阵疾风。紧跟着就是那个熟的不能再熟的声音:“明楼明楼,快出来,老子需要你的帮忙。”


    话音未落杜见锋从天而降。


    “老子刚刚去了一个地方,感觉龙珠越来越热越来越热,所以我这赶紧的跑回来找你。”


    “不是,你感觉到了龙珠的变化,你不赶紧冲进去找,你回来找我干什么?”明楼已经不光是不理解的事情了,他觉得杜见锋这么做简直就是放屁脱裤子。


    “那地方老子不敢去啊。”


    “那儿?”


    “你姐夫家……”


---待续---


 



 又是一段对话~~


    两条小蛇刚出生:


    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化龙飞天?


 


    一千年以前:


    二黑蛇:我想我以后的家就是这个样子:湖畔旁,树林边。


    大翠儿蛇:你他妈就浪吧,哪条龙的府邸不是有山有水有树林。


 


    五百年以前:


    明楼蛟: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的瓷瓶。


    杜见锋蛟:去哪里都好,只要我的孟韦陪着我。什么湖畔旁,树林边的。有孟韦就行。


    明楼蛟:你他妈就浪吧。


 


    现在:


    墨龙:真好,湖畔旁,树林边,我和阿诚荡秋千~


    墨龙:真好,湖畔旁,树林边,我和阿诚炼仙丹~


    墨龙:真好,湖畔旁,树林边,我和阿诚配良缘~


    墨龙:真好,湖畔旁,树林边,我和阿诚把家安~


    青龙一个火球甩过去:我他妈让你浪!


 

评论

热度(126)

  1. 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leo金狮阁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