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楼诚/楼诚衍生】【精怪AU】九龙吟--01

leo~leo:

    说是子不语怪力乱神,但是我这篇就是个精怪故事~~


 


    阿诚是个蛇妖,确切的说是一条蛇,一条还没有幻化成人形的蛇。他的原型十分漂亮,在蛇群中,乃至于在蛇族中都算的上是最漂亮的。因为他的花纹,如青花瓷般的花纹。


    因为这身花纹,阿诚清楚的知道,现在这个被他称为母亲的人肯定不是他的亲生母亲。因为,在他心里自己的父母一定也是有着十分美丽花纹的蛇。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有着暗灰色花纹的胖胖的名字叫阿桂的蛇。


    这条有着暗灰色花纹的胖胖的名字叫阿桂的蛇虽然对阿诚不是十分的坏,但绝对不好,她抚养阿诚的目的很简单。因为她抚养所有的孤蛇都只有一个目的。为了他们的蛇丹。因为她需要大量的蛇丹供给自己的法力增长。


    而失去蛇丹的蛇只有两个下场:要么在孤独中慢慢死去,等待下一个轮回。要么成为别的妖族手中的亡灵,魂飞魄散。


    阿诚能够平安成长到五百岁,倒不是因为养母单独对他有多么的仁慈,五百年来都没有摄取他的内丹。而完全是因为他的孤朋狗友告诉他,千万不要拥有太强大的法力。否则养母阿桂就是头一个要他命的人。


    就这样,阿诚顶着最美丽但是最笨的蛇的名头一直保命保了五百年。


    说起来阿诚的狐朋狗友,那真的是孤朋和狗友。那个一直提醒阿诚要提防养母的好朋友就是个狐狸精。一只可以幻化成人形的男狐狸精。不过对于男狐狸精这个词他的狐朋是不愿意的,原因很简单。因为狐狸不分男女,狐狸是分公母的。


    有一天,公狐狸精去了一趟人间,在人间转了一圈之后。他觉得狐狸精并不好听。于是他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梁仲春。


    至于狗友,她叫汪曼春。是一只因为听了别人名字里有个春,所以必须给自己也起个带春字的名字的狗妖。


 


    夕阳西下。阿诚靠近一颗树根停住了游动的身子,慢慢的盘了起来。他把脑袋枕在自己的身躯上,看了看已经黑得看不出原来花纹的蛇鳞。这是他出门的时候梁仲春和汪曼春特意为他做的伪装,因为他本有的亮白的青花瓷蛇鳞并不适合他出现在这阴森森的青竹林。


    而青竹林再往前走就是青池了。


    阿诚有些犹豫,其实在他刚刚游进青竹林的时候他就开始犹豫了。又或者说,他有些害怕了。他有点后悔听了梁仲春的挑唆。梁仲春告诉他在青池里住着一条青龙,是一条凭借自己修为蜕了蛇身的青龙。他让自己想办法找到他并拜他为师,然后摆脱养母阿桂。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脱离随时送命的危险。


    然而……阿诚叹了口气,先不说他和这个青龙什么交情都没有,就算有交情。蛇类自古都是冷血的。兴许,自己游了这么远来到青竹林。就是为了给这条大名鼎鼎的青龙送一颗青白色花的内丹吧……


    想到这,阿诚缩了缩身子,他后悔了,老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他继续装傻隐藏实力养母应该还不会炖了他。就算被养母知道了自己这五百年来也在慢慢修炼,就算养母起了杀心。自己联合狐朋和狗友应该也能拼个全身而退。现如今只身一条蛇的来到这个阴森恐怖的林子,这要是死了……


    阿诚不敢想了,伸展了身体,调头就往回游。


    还是迟了,一阵强风袭来,夹杂着青竹林的落叶。旋转着围绕住了在林子里疾速游走的蛇身。


    “你他娘的跑什么?你进来的时候可是没游的这么快。”浑厚低沉的声音自风中传来。周围的一切还在快速的旋转飞舞,只有正中心的位置还算平静。


    阿诚蜷缩在旋风中心,吐了吐信子。强大的力量压的他根本抬不起头来。他茫然的扭了扭身子。周围的风还在继续,偶尔有几片叶子扫过他的鳞片,让他有些战栗。


    就在阿诚闭着眼睛等死的时候,周围慢慢安静了下来。


    “得,这回是跑不掉了……”阿诚仍旧是没睁开眼睛,低声的嘟囔了一句。反正已经是要死了,必须要死的无比壮烈和从容。于是,阿诚尽量的舒展身体,让自己一条蛇躺平了等待死亡的降临。


    “啧……老子猜你爹妈绝对是一条青蛇一条白蛇,要不生不出你这个颜色的来。”(注:此梗来源于岳云鹏的相声哈。)


    “嗯?”看来是没死,还能听见声音,阿诚有些意外。慢慢抬起头,睁开眼睛开始看向四周。


    “你不用看了,你看不到老子。老子现在在池子里泡澡呢。”


    这条传说中的青龙看起来修为是挺高,这么远都能看得到,等等。刚才他说什么爹妈什么颜色。阿诚扭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好家伙。这阵风刮的,愣是把一身黑皮刮一干净,把本色都显现出来了。估计就是自己洗澡也洗不了这么彻底。


    “你还没回答老子呢,你爹妈到底什么颜色的?”


    “你就是青龙?”


    “嘿!这他妈谁问谁啊,”声音的主人显得有点烦躁,“来来来,你过来,咱俩聊聊。”


    阿诚只觉得身子一轻,紧跟着一条蛇就腾空而起,直往林子中央飞。


    待到落地的时候他发现林子中央和外面相比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天差地别。相比外面的阴森恐怖,这里可以称得上是惬意舒服。偌大的水面宽阔清澈,周围也是鸟语花香的。


    “这里就是青池?”


    “废话!”


    “那你人呢,你不是在泡澡?怎么池子里没有你?”


    “你这蛇怎么这么没羞没臊,你他娘的乐意脱光了给人看?不是,给蛇看?”随着声音由远及近,阿诚看到自花丛中慢慢显现出了人影。


    那是一个男人,一个看起来挺英俊的男人。穿着一身青绿色的长袍。


    “你就是青龙?”


    “这个问题你他妈问了好几遍了,在老子的林子里,除了老子还能有谁?”那英俊的男人忽的一笑,“要不我化个形给你看看?”


    “不用。”阿诚晃了晃蛇头,“我也不知道我爹妈什么颜色,我是条孤蛇。被别的蛇收养带大的。”


    “哦,那这么说来你不认识什么别的白蛇?那你进我的林子干嘛?赶紧给老子滚。”


    “不是,是你把我弄进来的。”


    “那又怎么样?”那男人眯着眼睛,盯着眼前的蛇,猛地跃起腾空旋转。霎时风雷滚动,一条巨大的青龙显现在半空中。


    “妈的,永远不让人消停。”说着,青龙对着小蛇说道,“老子没空搭理你,老子要处理点私事。你赶紧滚吧。”


 


    说完,龙身翻腾。一转眼就不见了。


    其实不用他说,阿诚也想尽快的逃离这个地方。眼看着青龙飞远,阿诚连忙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往外走。


    正游着,就看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阿诚被吓得有些愣住了。这下好了,出来这一趟没被养母炖了,也没被青龙吃了,到头来被一个不知道什么火球给烤了。想想都冤。


    没等阿诚有别的想法,火球被挡在了头顶,火花四溅的散开了。


    这是……结界。


    阿诚抬头向上看才发现,在结界上方青龙张牙舞爪的和一条墨龙缠斗在一起,两条龙占据东西两个角各自施法布阵。而火球就是他们斗法的时候从龙嘴里喷出来的。


    “不白出来,只要没死,看看龙打架也是不错的。”阿诚缩在结界下面,用尾巴卷了周围树上的一颗苹果,随便蹭了蹭就咬了下去。


 


    相比结界之内的平静。结界外显得更为紧张一些。


    “明楼,你他妈的有完没完。你要是烧坏了老子的花园。老子扒了你的蛇皮。”


    被称为明楼的正是飞翔的墨龙。


    墨龙尾巴一摆,从嘴里喷出一个火球甩向青龙,“哼,还惦记扒了我的蛇皮。”说着猛地从手中幻化出一支利剑,剑气所过之处草木皆断,“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明楼,你大爷。”看着花园周围的树木被毁,青龙气恼不已。停在半空顾不上斗法就开始扩大结界范围。


    青龙停手了,墨龙竟也不再攻击。飞在一旁看向施法的青龙。


 


    似乎一场两龙之间的斗阵已经结束了,然而就在大家分神的时候一道金光划破长空,径直击中了布法的青龙。


---待续---
 

评论

热度(150)

  1. 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leo金狮阁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