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楼诚/谭赵】今生2.0(08)

墙头无语:

 今生  08


 


赵启平心里清楚,即便没有出现第三个人,他和小曲的这段恋情也不会维持太长时间。她太过张扬和高调了,但是又没有足以支撑这种高调的内涵。她的俏皮可爱的确令人愉悦,可经常一不小心就过了头,变成自以为是和刁钻蛮横。再者,曲筱绡家境优越,被爹妈宠得一塌糊涂,很少放低身段考虑其他人的感受。当她和一群土豪朋友混在一起的时候,赵医生难免感到尴尬,而她却很少看在眼里。


要结束这样的露水情缘,也只需要一些公式化的步骤。一个导火索、一段时间的冷淡相处,然后约出来吃个散伙饭,大家又可以各自进入花花世界。


然而这一次有所不同,因为赵启平自觉理亏。在谭宗明的事情上,他毕竟不算无辜,如果再因此而主动提出分手,未免有失风度。


因此,当曲筱绡踩着亮闪闪的高跟鞋来跟他说再见的时候,他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


“本小姐不玩了。”小曲就是这样,哪怕身材再瘦小,哪怕是仰视,也永远高傲。


赵启平刚下夜班,脑子里一片混沌,勉力支撑着身体站在家门口:“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分手啊。”曲筱绡圆丢丢的眼睛戏剧感十足,她摊开手,翘起嘴角的样子有些轻蔑,“再见了赵医生。”


电梯门打开,小曲迈开腿走进去,像一只趾高气昂的狮子。


赵启平头也不回地走进家门,预备死去活来地睡上一觉。为了抢救一位车祸大出血的患者,他刚刚在手术台上站了七个小时。换言之,距离上一次起床,他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没有睡觉了。他脱下衣服,连起居服都还没来得及换,就贴在床上睡死过去。


 


 


曲筱绡脸上硬派,其实心里一点也不淡定。她英姿勃发地回到22楼,刚出电梯就嚎啕大哭起来。


“怎么了这是?”关雎尔第一个跑出房门,扶着眼镜关切地看她,“小曲,你怎么了?”


曲筱绡只是哭,咧着一张大嘴,眼泪呼呼地往下掉。反正彩妆都是国际一线,哭也哭不花。


2202最有主意的樊大姐偏偏不在家,邱莹莹带着一嘴牙膏沫子不知所措地绕着小曲转:“你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


“安迪!”曲筱绡突然叫起来,眼睛闪闪发亮像看到救世主。


安迪跑完步上楼,在鸡飞狗跳的22楼散发出健康精英的气息。


小曲哼哼唧唧地抹着眼睛:“安迪,我跟赵医生分手了,我的赵医生……”说完又哭出声来。


“为什么?你们前两天还一起去度周末,怎么会突然间分手?”安迪擦擦汗,打开2201的门,“别站在那了,进来说。”


曲筱绡一点也不客气地扑倒在安迪的高定沙发上,隔着抱枕发出闷闷的声音:“我的赵医生……被谭宗明抢走了……”


邱莹莹正在关门,被牙膏沫子呛住,全喷在了安迪家的顶配防盗门上。


安迪也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曲筱绡把大花脸从抱枕里掏出来,对着安迪哭诉:“谭宗明这只老狐狸,我斗不过他,他把我好不容易追到手的赵医生抢走了,呜呜呜……”


安迪不知怎么,突然回忆起落地窗前谭宗明的落寞背影,和他那一番有关克制的谈话。现在想想,从时间线上来看,如果对象是赵启平,那一切倒是可以对得上。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她不能在上班前耽误太多时间。


她把小曲交代给轮休的小邱照看,带着关雎尔乘车出发。在路上,一直默默无言的小关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安迪姐,你说,小曲说的是真的吗?”


“不知道,”安迪摇摇头,“但是我想不出她说谎的理由。在谈恋爱的事情上对邻居撒谎,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可是……”关雎尔低下头,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


“可是什么?”安迪看了她一眼,笑道,“可是赵医生怎么会和老谭纠缠在一起?”


安迪只猜对了一半,关雎尔还没有顾虑到谭赵是否有关系这一层,她只是不太相信,那样英俊而博学的赵医生,怎么会因为一个男人和曲筱绡这样迷人的姑娘分手。可她还是点点头,如果安迪能解答关于谭总的问题,那也是好的。


安迪于是继续说:“虽然我在感情方面比较迟钝,但也能看出来,老谭一定是个长情的人。赵医生倒是风流倜傥……”她歪着头思考了一下,自言自语道,“他们……谁知道呢。”


 


 


安迪对这些八卦秘闻向来兴趣缺缺,她雷厉风行的作风也不允许自己在工作时间讨论上司的感情问题。一直到了下午五点,她提着包包即将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谭宗明才得知了赵曲分手的消息。


“所以我今天放弃加班,回去安慰一下小曲,免得她想不开。”安迪并非不想知道其中的内情,但是她实在不好开口。总不能说“听说是你从中作梗”或者是“你第三者插足了吗”,即使是说“小曲把他们之间的问题都归咎于你”也是不合适的……总之,不如不说。


谭宗明看着安迪犹犹豫豫的表情,心里已经明白了八九分。“你怎么不问问我?”他笑道,“我猜她一定提到了我。”


安迪一阵惊愕,不由自主地半张着嘴,过了几秒钟才说:“所以……你和赵医生确实在发展关系?”


“目前还没有,”谭宗明的笑意忍不住变得更深。


——不过很快就要开始了。


 


 


赵启平在死睡之中,被接连响起的门铃声惊醒。


“谁啊?”他半睁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游魂似的荡到门口。


“阿诚,快开门。”


略带急切的男子声音从门后传来,赵启平不敢怠慢,赶紧打开门锁。


谭宗明一看见他人,心才落进了肚子里。他去医院找不到人,打电话又关机,一时间竟有些六神无主了。


赵启平搓搓脸,嘿嘿一笑:“睡了一天,手机没电了。”


谭宗明的眼睛瞟向别处,口中说道:“快去把衣服穿上,像什么样子。”


赵启平这才想起来,自己身上只有一条内裤。脸倏地就红了起来,忙不迭地躲回卧室,整整齐齐地穿好短袖衬衣和长裤。明家家教严厉,不到睡觉的时间不能穿睡衣见人,这是规矩。


谭宗明满意地点点头:“走吧,出去吃饭。”


赵启平乐了:“大哥难得来一趟,就别出去吃了,我炒两个菜,咱哥俩喝点酒吧。”


他没有等大哥答复,直接系上围裙,拿出冰箱里存放的蔬菜,在厨房里叮叮咣咣地忙活起来。番茄炒蛋、酸辣土豆丝,都是简单的快手菜,很快就端上了桌。


谭宗明苦笑:“看来在家里还真不是我说了算。”


赵启平找来找去,只有一瓶在超市买着玩的桃红葡萄酒,色泽淡粉透明,像是酒类中的小女孩。打开木塞,立即有淡淡的甜香味飘出瓶口。


“桃红?”谭宗明说道,“配土豆丝?”


赵启平又取出两只玻璃杯,慢慢地倒上:“有啥喝啥吧,不够了我再下去买。”他递给大哥一杯,又将自己的杯子拿低,“Cheers。”


“Cheers。”谭宗明慢慢地抿了一口,紧接着看一眼手表,六点三十分。


赵启平问他:“晚上有事?”


“没事。”谭宗明摇头。


再过两个小时,不,一个小时应该就够了,我也许就能得到问题的答案。那么如果说今晚七点三十分,活了快要一百年的痛苦谜题就即将揭晓,那这一个小时怎么还不赶快过去?


赵启平低着头,每一口菜都吃得认真细致。他这会才算是从睡梦中彻底清醒过来了,忍不住开始后悔在家吃饭这个决定。


“大哥,今天工作忙吗?”


突然有点难过,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问过的。大哥的工作,就是他的工作。


谭宗明抬起眼:“不忙。”


空气又沉默下来。


筷碟相撞的声音、缓慢的咀嚼声,还有……呼吸声。


赵启平闭上眼睛,想主动忽略掉这令人疯狂的声音,可是视觉的阻绝只能让听觉更为灵敏。


新换的格子衬衫开始出现汗渍。


拜托了,快找点话题聊一下吧。


谭宗明何尝不想如此?可一向转速飞快的大脑突然停滞了下来,原本想好的台词,设计好的情景,通通都消失了,无影无踪。


只好再次拿起酒杯碰一下,多少缓解一些紧张。


奇怪了,这酒水分明像糖水,阿诚的脸怎么红了起来?


“你……身体还好吧?”谭宗明凑过去,用手背挨一挨赵启平的额头。


赵启平像触电了一样缩回去,口中推脱着:“没事,我身体没事。”


脸颊上飘着两朵火烧云,眼睫低垂着,躲闪着来自自己的视线。


看着这样的阿诚,谭宗明开始莫名地急躁。他等不了一个小时了,最好在一分钟之内。什么铺垫、什么暗示,都见鬼去吧!


他正预备开门见山,赵启平却先开口了。


“大哥,我要跟你说一件事。”他缩着脑袋,像一个无辜的孩子,“小曲跟我分手了,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谭宗明的视线死死地定住,他想要看着阿诚那双清澈的眼睛。可是该死的,他为什么一直低着头?


“是我的错,让她对我和大哥的关系产生了误会,我想这会对你产生负面影响。”


“什么误会?”谭宗明的唇离他的耳畔不过一寸,低沉的气声夹杂着一丝难以名状的暧昧,“什么负面影响?”




#下文:


不老歌




#我搞不懂尺度在哪里,保险起见就放进去了,其实没有肉……





评论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