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蔺靖】花劫

把酒清尘:

【蔺靖】花劫


au设定,人物ooc,有|可能不辣么好吃的肉。←这样断句。


(话说今天中午就吃的羊肉,果然火气太足了吗?😂😂)


三九寒冬,寻常百姓早就没了农事安居在家,而从来无视严寒酷暑的江湖人,却没个歇业一说。


雪漫崇山,远近高低能入眼的尽是白茫茫的一片,只是在这人迹罕见,雪地无痕的山路上,弯弯曲曲的向远处蔓延出一条深及小腿的脚印,而与脚印交织的便是一溜由密到疏的宛如红莲的血珠子。脚印和血迹最终停到一个倒下的被雪覆上了薄薄一层的人形。与雪比白的袍子已经被血染红了,冻成了冰渣。


这人怕是挺不过这劫了。


风卷着雪,雪漫着天,寂静的雪地里,忽然闪过一道红影,待再看,红影没有了,雪地里的人也没了,只剩下孤单一行的脚印,雪还在扑簌簌的下着。


暖暖的房间,身下的床板毛糙坚硬,耳边似乎也传来若有若无的水声,蔺晨醒来第一眼看到便是这毫无人工开凿的石洞。而之前以为的床板也不过是一方铺着兽皮的“石床”。


只消一眼,蔺晨便知道自己逃了鬼门关,被人救回来了,只是这救他的人却不知道哪去了。


蔺晨从石床上起来,低头查看着身上被包扎的伤口,以一名医生,且是江湖上数得上名号的神医的蔺晨看来,这包扎的手法可不是简陋二字可以形容,简直是随便扯来的布条七凑八拼把他裹了个遍,也不管是否会影响他的活动。虽然这手法粗糙,但蔺晨运作了一遍内力却发现,这外伤内伤竟然痊愈个七七八八,就连之前旧伤留下的暗疾竟然也好了。


这人是谁?


蔺晨一面好奇这般神人,他这天下事晓尽的琅琊阁少阁主竟一点不知,一面,心里也有着些提防,而今,这江湖人心不古,即便是他相交多年的正道朋友,也可以联合宵小之辈,夺他性命,险些让他命丧这荒山之地。


蔺晨结束了内力运转,从石床上下来,才发现洞口站了一人,只是这人来无声,即便是蔺晨这等武功高强也没察觉,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你醒了?”


来人一身红纱罩身,风吹袖口之时还能看见那宛若白玉的皮肤,待定睛细看,就发现红纱之下也是艳如红梅的内衬,内衬上似乎绣着些暗纹,腰间束着一条暗金红梅腰带,让这细腰在这宽松随性的衣服下一览无遗,盈盈一握。


待把来人这一身比那琅琊美人榜上“艳娇娘”最艳最丽的衣裳都可以比的下的装束后,蔺晨才随着那低沉磁性的声音,移上了面庞。


“?我脸上怎么了?”红衣人见蔺晨不说话,只是盯着他看,虽然心中不喜,但还是摸着脸,问那人。


蔺晨入目的便是那自此以后都忘不掉的星辰眸子,这一眼便如受了惊小鹿,警惕却又好奇的看着闯入人的烟波鹿眼。如果单说这眼睛,即便是丑人儿也能放光放彩,更不要说蔺晨眼前这人,生的俏,那玉竹修长的手指放在棱角分明的脸上,更是一种享受。


从来爱美酒美人美景的蔺晨,当然也不愿放弃欣赏美人的机会。


只是……


“莫不是个痴呆儿?”红衣人看蔺晨两句话都不理他,只是木然的盯着他,便放下手,走近蔺晨,准备给他看看是不是失血太多,伤了脑袋。


“呀!你干什么?”蔺晨愣神之际,忽然感觉胸前包扎的布条有被拉扯,便惊的一手抓住红衣人的手,一手护住胸前,惊恐的看着红衣人——这人长的怪俊的,怎么说动手就动手,说扒衣服就扒衣服。


“……先生既然醒了,萧某可不可以看看先生的伤口?”红衣人也不恼。


“……”蔺晨听了话,才放下自己刚才仿佛被图谋不轨了的少女一样的动作,任由那人帮忙。


“在下蔺晨,不知怎么称呼恩人?”搞清情况,蔺晨又是那个江湖上潇洒随性,广交朋友的蔺晨。


“萧景琰。”


蔺晨心里想着这回答好生简洁寡淡。


“景琰?”


“蔺先生,我叫萧景琰。”


“恩,我知道,景琰。”


“……”


“景琰,我在这‘休息’了能有多久?”蔺晨起来时查看伤口便知道自己可不是简单的昏睡过去一天,除非有大罗神仙,要不这伤口可不是一天就能恢复的。


“先生已经睡了三天。伤口已经好了,待雪停,先生便可下山,切不要让家人惦念。”


萧景琰将蔺晨上身裹着的三层又三层厚厚的“纱布”揭下来,看了一遍刚把人领回来那些深见白骨的伤口已经长上了粉嫩的新肉,便及早提言赶人。


“我也常年行走江湖,这十天半个月不回家也是常事,只是,景琰这话可是要赶我走?”


即便是之前知道,自己的伤好了,可是直接看着本来已经一只脚踏入鬼门关的伤口,三天内就已经痊愈了,蔺晨还是吃了一惊。而后听着萧景琰,赶他的话,自然也就赖着不想走。


“这个地方偏远荒郊,拮据的很,就怕先生受不起这罪。”


“君子不拘小节嘛,再说,景琰你怎么也在这?”


你是君子?萧景琰只是在心里反驳着蔺晨,面上还要回答蔺晨的问题,只是这问题打的他个措手不及,只能磕磕绊绊的告诉蔺晨——家族历代要求出门历练,而他则被送至此处罢了。


这话蔺晨这个老江湖可不信,先不要说,江湖上有没有萧氏这一家族,就算派来历练,也不可能送到这荒郊野岭,连野兽猛禽都没有的地方,练什么,除非是故意来排挤萧景琰。


但是,蔺晨看着对面那人扯了个慌谎都面红耳赤,心虚冒汗的人,可爱的紧,也不紧逼,放一马,反正他还赖在这。


虽然洞穴背风,但是还是会有那么几股邪风吹进来,冻的蔺晨一哆嗦。


“景琰,我那衣服还在吗?这有点冷。”


“先生的衣服被刀剑已经砍破,恐怕穿不进去了,不知先生是否嫌弃,我这里还有些衣服可以穿。”


“那就先谢谢景琰了。”


萧景琰看着对面冷的有些抖的蔺晨听了他的话对他笑着道谢,心里也泛了些暖意,对着蔺晨勾了勾嘴角。


当真是满园花开,春意近。


“那边有温泉,先生先去洗一洗,暖暖身子,我去找衣服给你。”


玖色暗纹深衣,玄色薄翼襌衣,白色领口绣着暗红色的梅花,玉白色的腰封上也点缀着三两朵红梅,这萧景琰可真是爱梅。


“这衣裳可能不合先生的尺寸,只能劳烦先生将就些。”萧景琰看着一身黑衣从洞里走出来的蔺晨,穿着那略微有些拘身的衣服,话语里也带了些调侃。但也顺手递过去发带。


“系什么发带,这头发也没干,而且就咱俩,也没个外人。”蔺晨避重就轻直接无视掉衣服尺寸的问题,也没接萧景琰的发带,直接坐到了他旁边。


“话说,我这还是第一次穿玄色衣裳,还真是不一样的感觉,就差一把折扇。”蔺晨一边说着,一边比挂着,好一副风流公子的模样。


只是这冰天雪地,能看到的也只是这呼啸的风雪,欲欲欲动的火焰以及他身边心里念叨“这人好生不要脸”的萧景琰。


“你可不用在心里骂我。”蔺晨朝萧景琰靠了靠,眼角含笑的冲着那人。


“先生多虑了。”即便骂了也不告诉你。


萧景琰超旁边挪了几分。只是这石床不大,俩人一进一退,最后萧景琰再挪几寸,竟然从石床上掉了下去,而蔺晨当然也错不了这英雄救美的机会。长臂一钩,这纤纤细腰还真叫他搂到了,透过薄薄的襌衣,深衣下,蔺晨也感受到了紧实温热的腰肢。而鼻翼间竟慢慢飘来了一缕清香。


“你搽了香?”蔺晨微微耸动了一下鼻翼,清香渐浓。


“……那可是姑娘家的玩意,我动那干什么!”萧景琰看着蔺晨并没有放手的意思,暗沉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进他的眸子,嘴里却说着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可是我怎么觉得这香气就是从景琰身上传来的。”


上面抱人者一面说,一面靠近,最后竟然连说话的热气都碰到了萧景琰的脸上。


“景琰,你可曾听闻,这人迹罕至的深山一般都藏着山鬼,‘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这般美人,景琰可曾见过?”


“……先生说笑了,萧某怎么可能会见到。”


“哦?之前听过山下人讲过,有一男子,深夜露宿山中,结果第二天被人发现,已是精血大失,虽日后醒来,无大碍,人人传之山中有鬼,景琰这般良人竟没偶遇?”


“这吸人精血也只是那艳鬼所为,景琰不曾招惹,怎会见到?先生,还是起来吧。”


蔺晨看着怀里的人,靠的太近,白瓷一样的皮肤上毛孔都不见,漆发只是半挽了个发髻,剩下的全都垂了下去,发梢轻触手臂,小勾子似的勾住了蔺晨的心。而那香味也随着萧景琰越来越红的脸颊,蒸腾起来,浓郁的粘稠在身上。


“景琰,见没见过,那就让我来看看。”




简书走起来!!!




几日之后,风雪即停,云雾消散,蔺晨也便出了石洞,看到了洞前那映着金日的雪梅,飞身上去,折了最高的那枝梅花,便下山了。


—————END——————————————


记得回来给我红心小蓝手~当然可以调戏,但是需要记住,我还是我,那个纯洁的小清新。


终于把老久之前的脑洞写了。


江湖人士兼职牛鼻子老道蔺x好心救人却被吃的花妖靖。


琰琰的妖生生无可恋了。😂😂


港真,我只是想写一个简单粗暴的肉!!真的,为毛篇幅拖的辣么长。。😂😂😂

评论

热度(142)

  1. 楼梯房把酒清尘 转载了此文字
  2. 苏瑾颜把酒清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