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谭赵】眉如酒,眼如歌 番外三:曲奇饼

笙歌慢:

【老司机今天不开车!】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文里曲奇饼的梗】


    赵启平去到英国学习的第十一个月,谭宗明终于决定打飞的去见他。


    这倒可以算是一时兴起,也可以算是蓄谋已久。


    谭宗明只不过缺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


    而赵启平终于给了他这个理由。


    事情的起因再简单不过。


    英国的冬季和上海来得一样又快又冷,赵启平临近毕业课程几乎全部结束,空闲时间裹着毯子窝在房子的暖气旁,抱着电脑一封封清理邮箱里已经堆积了很久的邮件。


    广告。


    删除。


    交友。


    走开。


    诈骗。


    无聊。


    面试通知。


    不……哎?面试通知?


    赵启平把差点一手抖就拖进回收站的邮件拖回远处,皱着眉头点开来。


    是一家有名的私立医院,待遇好薪酬高,怎么算都划来得很。


    可是,赵启平想,我要留在这里吗?


    谭宗明的消息就是这个时候发过来的。打断了他所有的思绪。


    “做什么呢?”


    “犯懒。你不忙吗?还有时间找我聊天。”


    “再忙,聊天的时间也是有的。”


    赵启平撇了撇嘴。


    就知道说好听的。


    又一条消息“叮咚”一声弹出来。


    “回国后的工作有着落没?”


    也不知道这是谭宗明的试探,还是随口一问罢了。


    赵启平咬着手指想了想,斟酌着回了他。


    “收到了一份这边的Offer……各方面都很好。”


    “……哦,那就是不回了?”


    “可……可能吧……”


    赵启平的这条回复犹如泥牛入海,好半天,他都没能等到另一头谭宗明的任何反应。


    生气了?


    赵启平这样想着,又问了自己一遍,真的要留在这里吗?


    他觉得气氛无比尴尬。


    即使看不见,他也能隐约猜到谭宗明脸上隐隐失望的表情。


    但是,但是,赵启平又想着,你得给我一个回去的勇气啊。


    当初他毕业就选择来英国,就是因为多年暗恋看起来希望渺茫又可笑;他的本意是为了逃离,却发现自己却越来越接受不了这样的日子。


    有些时候,我们离开某些地方,是为了以后能够更长久地待在那里。


    可是赵启平还没有足够的勇气回去。


    而这份勇气,只有谭宗明能给。


    “哈,咱们先不谈这个,我这两天刚学会做黄油曲奇饼,有机会我做给你吃?”迅速敲出这句话送出去,赵启平抱着手机,只希望谭宗明的愤怒能够被成功转移。


    谭宗明倒不是愤怒。


    他是慌张。


    在这一次的谈话之前,谭宗明一直自己赵启平终会回到自己身边。但是现在他开始怀疑。


    这么多年他等着小孩长大,等着小孩完完全全认清楚自己的感情。他压抑着自己,多少次告诫自己不准过早的迈出那一步。


    然而却从未想过赵启平会有离开自己的可能性。


    一句“还有机会吗?”敲到一半,谭宗明觉得不妥,又全删了,换成语气欢快的“好啊,可以的话我倒是现在就想尝尝。”


    那边很快笑他道:


    “哥,知道你土豪,总不能现在就打飞的过来吧?”


    能啊。


    谭宗明一瞬间就心动了。


    他一只手握住手机飞快地敲着字,一只手拿起了桌上座机的听筒。


    “安迪,最早最快去英国的飞机。”


    “……Crazy。”


    “谢谢夸奖。”


    小孩很快发了张自拍过来。


    “好好要看我照片做什么。”


    赵启平躲在毛茸茸的毯子里,露出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和因为干燥而有些起皮的嘴唇。


    一根呆毛不安分的翘在外面。


    “没事,我去开会了。”


    “好吧,宗明哥再见。”


    “再见。”


    安迪推开门。


    “安排好了,老谭,你可真是……行动派。”


    谭宗明懊恼地笑。


    “我倒希望我是,这样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情况了。”


    安迪摇着头送他出门。



    赵启平冒着风雪从超市回到公寓。


    他觉得自己真是疯了。就因为谭宗明说了一句想吃,他第二天就跑出去买了一大堆原材料。这样的恶劣天气本地商店都不愿意开门,赵启平顶着寒风走了许久,终于找到一家同胞经营的店铺。


    疯了疯了疯了,赵启平拍着脑袋,现在做出来又有什么用,谭宗明还是吃不到。


    他登上最后一级台阶,穿过走廊拐了一个弯,在看见房门前站着的谭宗明时吓到咬了自己的舌头。


    卧槽好疼!不是做梦!


    “谭谭谭谭谭谭……”


    刚刚坐了十二个小时的飞机才降落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又在寒冷的天气里等了将近半小时的谭宗明朝着傻小子赵启平招了招手,在人走近后把自己半个身子压在了他身上,脑袋也搁在了他的肩膀上。


    “好累啊。”


    我去……,赵启平姿势别扭地掏出钥匙开门,心里默默感叹,土豪真的打飞的过来了。




    单人床成功被谭宗明霸占。


    赵启平把已经睡着的谭宗明艰难地扔到床上,扯了被子给人盖上,盯着那人合起眼后长到不可思议的睫毛看了半晌,突然一咧嘴笑着跑去了厨房。


    来都来了,就勉为其难给你做一次饼干咯。


    于是谭宗明在满屋子的黄油香气中醒过来。


    赵启平戴着厚厚的棉手套,端着一盘刚刚烤好的饼干路过卧室门口,偏头望进去时就从稍微敞开的门缝里对上了坐在床上的谭宗明的眼睛。


    一个睡眼惺忪,带着点茫然。


    一个俏皮地眨了眨一只眼睛,满目笑意。


    空气里都是快活。


    谭宗明掀了被子下床,赵启平的拖鞋就在床边。


    他趿着有些小的鞋子走到客厅。


    赵启平一转身把东西藏在身后,挑着眉问他:“你怎么来了?”
    谭宗明早早想好说辞。


    “你照片里看起来脸色不大好,我答应了替叔叔阿姨照顾好你,自然要来看一眼。”


    赵启平忍不住在心里给谭宗明鼓掌。


    这理由,真棒!


    他憋着笑,心里有什么东西豁然开朗。


    “那现在看到啦?”


    “看到了。”


    赵启平往谭宗明嘴里塞了一块圣诞树形状的曲奇。


    “体谅你千万里辛苦赶来。”


    谭宗明尝着满口的甜,心里的忐忑终于落下来一点。
    而赵启平,也终于意识到自己为什么直觉谭宗明会因为他可能留在英国的事情而生气。


    可是,看破不说破嘛。





    晚间他们俩还像小时候一样挤在一张床上。


    赵启平把自己蜷成一团,睡着睡着就往谭宗明的方向拱。


    后者要赶一大早的飞机,睁着眼睛没有一点睡意。


    赵启平的手搭上谭宗明的衣袖。


    甜腻腻的黄油香气好像太浓了,浓的谭宗明头昏脑涨,失去思考能力。


    他于是低下头,凑近了,在香气中碰了碰赵启平的嘴唇。


    这算得上是一个吻罢。


    柔软的触感把他拉回清醒的世界里。


    谭宗明一翻身滚到床上,狼狈地站起来,看赵启平依然毫无知觉,只好叹了口气,自己走出房间。


    赵启平缓缓睁开眼睛。


    他终于得到那份勇气。




    谭宗明留了纸条离开的当天,赵启平删了邮箱里的那份邮件,越洋电话打给师兄,顺利找到工作。


    一个月后,他顺利毕业回国。


    人声鼎沸的酒吧里,赵启平神智清明地揪住谭宗明的领带,笑得勾人。


    他们都心知肚明。


    我等你很久了。


    我也是。


——END——

评论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