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谭赵】眉如酒,眼如歌 番外二:雪梨汤

笙歌慢:

【就是各种甜的小甜饼番外一篇,给@love-sun宝宝的生贺,你zhui美zhui漂亮!一定会睡到想睡的kkw!】


    赵启平趁着放假走了两条街,终于找到那个有着一颗枇杷树的小院子。


    顶着秋老虎的炎热和院子主人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赵医生又借了把梯子,顺利爬上树,摘了一把嫩叶装在带来的购物袋里。


    叶面背后的绒毛沾了一手,赵启平不敢乱动,僵硬地道了谢,购物袋挂在手腕上,张着十根指头回了家。


    他要给谭宗明炖雪梨汤。


    谭宗明觉得,虽然在生意场上保持冷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如果冷静变成了冷酷,就会适得其反了。
    但他没有办法。


    整个会议保持了将近三小时沉默的谭宗明用自己凝固的水泥一般的脸,顺利成为全公司讨论的话题。
    “哪个部门没完成任务?”


    “生意没谈成?”


    “谁知道呢!太可怕了。”


    安迪敲开谭宗明办公室的门。后者坐在办公椅上转过身来,忧愁地摸着自己的嘴唇与下巴。


    安迪知道了原因。


    她从自己的包里摸出一个小圆管:


    “刚给我家那位买的,这个时间,正常,你可以先用着。”


    谭宗明皱着眉接到手里。


    “草莓味?”


    安迪摊手耸肩,语带笑意:“sorry。”


    谭宗明可不敢笑。


    提醒下班的闹钟准时响起,安迪挥挥手准备离开,握住门把的那一刹,她扭过半个身子,眨了一下眼睛:


    “哦,希望你的小赵医生,会喜欢这个味道。”


    “想加班直说。”


    “不不不,再见。”


    谭宗明确定人离开了,才迟疑地拧开了手中小圆管的盖子,凑近鼻尖闻了闻。


    嗯,挺甜。


    要不用用?不行不行,想什么呢?像什么话!


    谭宗明比划了两下,最终还是将东西收进了口袋。


    赵启平也发现了谭宗明的不对劲。


    他绕着坐在沙发上不苟言笑的谭宗明转了好几圈,最后在谭总右手食指按着下嘴唇的动作中毫不留情地大笑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谭你这是上火了呀!我说你这两天不说话也不笑的,哈哈哈哈哈……”


    谭宗明瞪他一眼,不想说话。


    赵启平蹲下身,蹲在他面前,伸手去掏他回家都没脱的西服外套。


    果然。


    赵医生举着找出来的那支安迪临下班前扔给谭宗明的润唇膏,笑得倒在谭宗明腿上。


    “草莓味!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迪真的是很懂男人心啊哈哈哈哈哈。”


    “别笑了。”谭宗明本来想拿出一点气势来,奈何配着面瘫一样毫无波动的表情和声音,怎么看怎么没有说服力。


    赵启平笑得上边大半个身子在他两条腿上扭。


    “扭出花还是扭出火?”谭宗明一把按住他。


    赵启平顺势停下,就抬个脑袋看谭宗明,眼睛亮亮:“宗明哥,火就不要了,你已经够多了。”


    谭宗明没崩住,一不留神牵动面部肌肉,维持了几天的水泥脸终于裂开。


    然而下一秒他就捂着嘴喊起来:


    “嘶——疼疼疼,你别招我笑,裂了!”


    秋高气爽啊,正是上火的好时候。恭喜谭总光荣中枪。


    赵启平撑着他的膝盖站起来,拿开他的手:“我看看我看看。”


    下嘴唇中间开了个浅浅的口,因为笑得太过出了点血,不严重,但赵启平知道肯定很疼。


    “你擦点这个?”晃了晃手里的润唇膏。


    谭宗明忙不迭往后躲:


    “大男人,擦什么润唇膏,拿走拿走,还是女士款。”


    赵启平把小圆管抛到对面的沙发上。


    “你不擦这个啊……”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圈,“那我还有另外两个选择。”


    “什么?”谭宗明看着自己拇指上的血迹,无奈地搓了搓手指。


    赵启平得意地笑了。


    “第一。”他竖起一根指头。


    谭宗明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赵医生已经弯下腰,伸出舌头舔过了他的下唇。


    唾液的刺激让伤口微微发痛。但这点痛意,在赵启平将谭宗明的下唇含住的时候,就全部消失殆尽,只剩下令人愉悦的享受。


    一场不算亲吻的亲吻教谭宗明欲罢不能。


    赵启平松口。


    “谭总专属的人形润唇膏,没有保质期。”


    “我不听第二种了。”谭宗明一把扯住赵启平的领子,把人结结实实地按在沙发上,俯下身预备进入下一轮爱意的交换。


    “你……唔……”


    “嘶……”


    可惜现实情况不允许。


    谭宗明挫败地直起身子,按着嘴巴不说话。


    心好累,心里苦。


    赵启平蹬着腿笑:


    “哈哈哈哈哈哥你认命吧,我还是去给你炖雪梨汤。”


    谭宗明倒在沙发上。


    随便了。


    金黄色的外皮被干脆利落的刮去,圆滚滚的秋梨被按在砧板上,一刀下去晶莹的汁水多到足以飞溅到赵启平脸上;快速几下将果肉切成大小适中的梨块,拾起来捏在指尖,手腕一翻梨核就准确地掉进水池。


    赵启平拈了一块扔进嘴里。


    甜。


    早就洗净刷去绒毛的枇杷叶垫在锅底,梨块和适量的冰糖一起扔进去,倒水没过盖上盖子,小火慢慢炖上几个小时,晾凉后喝上一碗,味美又消火。


    赵启平二十多年与谭宗明竹马竹马的生涯中,这是他第二次给对方做食物。


    小锅里的水开了,“咕嘟咕嘟”地翻滚着;沸腾上来的气泡一个接着一个地炸开又重来,水雾与甜香气一起从玻璃盖的小孔中悠悠地升上来,朦朦胧胧地遮住赵启平的脸。


    赵启平抱着手臂笑了。


    当天晚上他们在关了灯的厨房里拥抱接吻。


    不算狭小的空间里是两人交织在一起的呼吸声,谭宗明的口中还留着雪梨汤的清甜,赵启平贪吃又挑剔,明明锅里还有一大碗,他却只想尝谭宗明嘴里的味道。


    万家灯火阑珊。


    秋日的凉风从窗户的缝隙里吹进来一点点。


    从今天起,谭宗明的关于味道的梦里,除了黄油,还有秋梨。


    一个融化在他滚烫的心上,一个绽放在他柔软的口中。


——END——


【你们问第一次做食物?那是另一篇番外的事了~】

评论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