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黄曲/日和】等你爱我 2

九转欢魂蛋:

2.




曲和醒过来时只觉得自己还在国内的家里,空气中飘荡着吐司的香味,妈妈总是喜欢逼他每天喝一杯牛奶,而煎的完美的荷包蛋一捅就会流出金黄的蛋汁。




留声机不知何时被打开,女高音的花腔式的声调此时融合了低沉的男音,化作华美壮丽的二重唱,而G大调的和弦上特有的悠长而庄重的旋律,总是使人沉浸在如同静似祈祷般的气氛中。




曲和像条毛虫一样蜷缩了下身子,突然睁开眼睛。反射性地看向左侧的床,上面空无一人,棉被出乎意料地叠成了严密的方块状,而不是铺盖在床上。




他立刻坐了起来,这时才发现那诱人的香味和音乐声竟然是真的。




曲和拉开被子下床,赤裸的脚踩在毛毯上消去了声音,但是即将走到厨房时就见里面的人立刻转过了身来。




那双幽深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霎时昨晚那恐惧的记忆就回了笼,曲和本来想打个招呼,此时却犹如被蛇盯上的青蛙般,张着嘴一开一合,吐不住任何话来。




倒是那个男人先开了口,声音意外地低沉温和




“黄志雄,中国人。”




说着,就越过曲和,手里端着两个巨大的盘子,上面堆满了吐司和煎蛋,还有炸的正好的培根,香味浓郁。




曲和在他身后瞄了又瞄,他早在被窝里闻到香味的时候就肚子叫唤起来,而且两个盘子,说明这个男人也准备了自己的份吧?




想着,就打开冰箱倒了两杯牛奶,然后也跟着坐在了桌前。




黄志雄在他落座的时候并未抬起头,自顾自地吃着,曲和在这冷淡的气氛下也不便开口,于是只好也开吃。




一时间只有刀叉碰落瓷盘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着。




曲和本来心里还有点别扭,但一吃起食物来就不禁拜倒在那美味下,没想到这人还是个做饭高手,手艺丝毫不逊外面那些五星酒店的大厨们。




等他放下刀叉,满足地拿起牛奶喝着的时候,才发现对面坐着的男人早已经吃完,正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差点让曲和呛了牛奶。




虚虚地咳了几声,曲和突然很有冲突再拿起餐刀,不为别的,只因为眼前的男人实在太过骇人。




但他还是直觉不要这么做最好,毕竟对着猛兽挥舞武器是最愚蠢的行为,尤其是你根本打败不了猛兽的前提下。




但这样僵持下去实在是太难受了,曲和皱了皱眉,有点后悔自己怎么就把人搬回来了,就算是为了报恩也有点太蠢……




“中国人?”




正愣神呢就听到黄志雄又开了口,曲和反应过来连忙点头,开口回应道




“曲和,我叫曲和。”说完,又踌躇了下,再一次道谢:“谢谢你昨天救了我,真的。”




黄志雄点点头,只说道:“我记得你的名字。”




话音一落,两人又陷入了沉默的尴尬中,就在曲和绞尽脑汁还想要提出什么话题来交流的时候,就见对面的黄志雄推开了椅子站了起来。




曲和慌忙地也跟着站起身,看着黄志雄穿上了那件依旧散发着难闻味道的外套,这时瞥到桌上的牛奶,连忙端在手里,跟着黄志雄走到了门口。




“那个……”




黄志雄回过身,也不在意曲和后退的动作,再次打量了他一下,说道




“我不喝这个玩意,你若是有酒,倒是可以给我一瓶。”




他就那么坦坦荡荡地说着,丝毫不见落魄之人的谄媚和羞愧,也没有酒鬼在提到酒时的兴奋。




这个人,仿佛把酒当作什么药物一般,不得不喝,即使不愿。




曲和心头忽然抽了一下,转过身跑去厨房,再出来的时候怀里抱着一堆瓶瓶罐罐,从矿泉水到果汁咖啡全有,唯独没有酒。




“老喝酒对身体不好,真的。”




黄志雄看着这个总是喜欢强调的男人,对方明明没有比他矮多少,却因为那真诚和执着而无端显露些孩子气出来。




一个没有经历过任何风雨,待在温室里的大提琴家。




他的世界里,最响亮的声音大约只有交响乐吧。




那些战地里的炮火,硝烟,死亡和鲜血,根本不存在,即使它们每天都真实地发生着。




扯了扯嘴角,黄志雄并没有拿曲和怀里的任何饮料,而是打开门走了出去,临走前留下一句。




“巴赫不错,愿上帝保佑你,远离麻烦。”




曲和看着眼前的门碰的被关上,呆了一会,转身将怀里的饮料放到了桌子上。




他走到留声机旁,注视着那张被打开《B小调弥撒》的封套。他不清楚那个叫黄志雄的男人究竟是有意还是无心地选择了这样一个带有浓厚的怜悯与奉献意味的宗教音乐。




回想起那双极深的黑色眼睛,犹如看不到光亮的古井般,死寂无波。




抓起封套,曲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那个男人,也许需要的是救赎。



评论

热度(88)

  1. 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九转欢魂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