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楼诚】杯血香槟 3

黑色御座:

挂预售:《金雀雕笼》❤




这个文是《金雀雕笼》的赠品w





针剂的副作用和破坏力在一年之内便现形了,毕竟军团研发和使用它,并不是为了塑造成功的吸血鬼,而是为了使试验品在短期内变得狂躁而充满攻击性,以吸血的方式维持短暂的生命,留下酷似血族人类吸食的伤口,挑起人类与吸血鬼之间无止尽的斗争。


针剂在阿诚身体里的副作用不可避免地显现了,他的身体开始出现小部分的溃烂,先是手脚,而后逐渐蔓延到手臂和脚踝——就像熟透的苹果被虫蛀后出现的霉斑。他将活着并且亲眼看到这具躯体的腐烂,他觉得自己已经控制不住内心想要攻击任何人的狂暴,他求助于明楼,并以符合贵族标准的优雅仪态请求他,倘若自己失去了最后的理智,请让他有尊严的死去。


在阿诚闯进门的前一秒,明楼正没日没夜地泡在实验室里,他试图想出一种万全周密而温和的办法,他知道针剂的副作用是多么可怕,东瀛军团的科学家们都是天才中最边缘的疯子,研制出来的产品早在一个世纪前就该被科学界放逐。
然而他没有,他看着阿诚跌跌撞撞地冲进来,举起他开始溃烂的双手,试图向自己祈求得到尊严的死亡。


明楼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他用带着橡胶手套的手指托起阿诚的下巴,将自己的嘴唇贴上去,他吻了阿诚。


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呼吸间充满消毒水和其他一些古怪药物的气息,堪称是一次最无菌的接吻。阿诚的手垂在身体两侧,像是无所适从,明楼撬开他的牙齿,手掌压在他后腰把他按向自己,用舌头舔弄调戏他尖尖的犬齿,然后用力顶上去,利齿划破舌头,血液流入咽喉,阿诚哽咽着推拒,于是明楼便入侵得更深,不太像是接吻,像是另一种更加暧昧下流且难以言明的亲密,令阿诚觉得欢悦欣喜,又觉得悲伤异常。


他听到明楼在他耳边保证,别怕,会好的,阿诚,不要紧的。


当明楼在研究所提出要为阿诚彻底洗除被针剂污染的血液,替换以始祖德古拉的鲜血时,明教授的各国学生都是目瞪口呆的,大家的重点也都是错误的。所里的天才们对阿诚这种一个世纪前就已经失落的人工存在表现了极大的兴奋和好奇。阿诚被打了麻醉,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被世界各国的生物医学天才精英们戳来戳去,提取了他手足上腐烂处的积液和血液加以保存,还拍了照片。假如放在平时,明教授会对学生们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给予充分的嘉奖和肯定。然而现在他靠在手术室的门边,平静地用食指推了推眼镜,天知道他只想把镜片抠下来,对着这群在他宝贝弟弟身上不停揩油的学生们挥过去。


手术的进展惊险而成功,明楼留在保温室里看着阿诚睁开眼睛,他和从前孱弱的模样完全不同了,猩红色的瞳孔看起来和从前一样看起来温和驯顺,目光流溢之间却妖冶诡异起来,头发颜色比从前更深,彻底变成了暗夜蝙蝠翅膀的漆黑,薄薄的嘴唇湿润而血色充足。他从手术台上坐起来,用冰冷的指尖握住明楼干燥温暖的手,盯着明楼的眼睛在他手背上印下一个吻,


被调戏的明教授瞬间有点儿想捂脸,始祖之血这该死的基因遗传。


明诚现在已经能随心所欲地变成蝙蝠,白昼时安静地倒吊在明楼房间的维也纳水晶灯上。夜色降临时,月色笼罩了这华丽的卧室,空气中氤氲着发光的纤尘,逐渐凝结聚拢,当明楼从报纸里抬起头时,从光影里走出来的美青年正微微俯身,姿态恭谨优雅朝他伸出一只手,嘴角微微弯起含笑的弧度,手中还端着骨瓷咖啡杯碟子,明楼却从他的眼神里嗅到了危险的狩猎味道。


果不其然,在明楼喝完咖啡的一瞬间,阿诚便瞬间移动到他面前,几乎将他扑倒在沙发上,始祖之血令他力量大得惊人,他有漫长的时间学习与明楼相关的一切事情,并且上手极快。包括在每日黄昏时分他刚刚变成人形之后,向他的大哥讨要一点鲜血作为补偿。


明楼被他的弟弟掀倒在沙发上,他维持着一种别扭的平衡,阿诚血色充足的嘴唇贴近他的脖子,冰冷的气息流连吹拂他的锁骨和下颌,他却感到燥热难耐。在阿诚摆脱困扰之前他们还维持在接吻的阶段,但是现在他仿佛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地想要做些什么。



评论

热度(203)

  1. 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黑色御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