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楼诚】杯血香槟 2

黑色御座:

预售挂上面:金雀雕笼❤




这个文是《金雀雕笼》的赠品w小主催允许我放一半给大家吃w


cp:明楼x明诚 架空





明楼以他引以为傲的理智克制了长久以来从未有过的暴怒,吸血鬼这样的物种于他而言本不陌生,人类科技的齿轮不断推进前行,亦惠及这些黑暗中的精灵,他们能够以溶血锭剂为食——附赠包装精美的玻璃瓶和血袋,符合血族挑剔的审美,而锭剂的味道也像人类的血浆,在超市里就能买到,如果你喜欢喝热的,制造吸食新鲜血液的快感,还可以让店员调好碇剂之后放进微波炉。


明楼青年游学时期曾经在喀尔巴阡山脉参观过德古拉的城堡,他去的时候正值白昼,吸血鬼始祖僵硬地躺在棺材里,并没有因为这位英俊青年的到来而突然惊醒。从人类的时间意义上来说,明楼的寿命已远超普通人类,但在这位中世纪始祖面前他依然是个小伙子,他将自己实验室出品的精美锭剂瓶子留在始祖棺材上,以示自己曾到此一游并给他带来了礼物,如果始祖觉得锭剂口感很好,他可以让实验室工作人员继续为他提供,并且企图实现全球包邮。


他还去法兰西吸血鬼地下歌剧院看过表演,剧院深埋于地底,是多窗的半圆形建筑,舞台上的演员全是吸血鬼,纵然在夜色里也能清晰地看到他们血红的眼睛和獠牙,那天的表演是纯血贵族们在分食一个违禁针剂制造出的低阶吸血鬼。台上用喑哑的花腔歌颂初拥的魅力和对人造血族的仇视,认为这些怪物的出现破坏了他们古老血统的高贵。欧洲血族们甚至拒绝使用锭剂,他们维持着在夜幕降临时出门狩猎的传统。


明楼对于贵族们的古板传承向来不予置评,反正他已经向始祖卖过安利了,研究所接下来的开发产品大概是能让吸血鬼们在阳光下自由行动的防晒霜。


然而现在,巨大的愤怒吞没了他,桂姨将阿诚变成了人造低阶吸血鬼——东瀛军团曾经制造出这样的怪物企图挑起人类与血族的战争,这反人类的可怕科技曾经失落了一个世纪,如今又重现在自己身边了。


他曾经亲眼看到过古老欧洲的可怖刑罚,这意味着阿诚是个既不被血族接纳、也不被人类认同的异类。


即使如此,明楼还是没有戳穿阿诚想要做一个正常人类的愿望,此时他正端着一个瓷碗,试图喂阿诚一些甜羹。孩子显然是吃不下的,明楼认为自己在这个孩子眼里大概是一尊移动的血库,他清晰地看到阿诚直勾勾地盯着他的手腕,小朋友正努力尝试着把尖牙收回去。然而没有用,那是一节如同雕塑般的腕骨,脉搏在皮肤下匀速搏动,阿诚能听到血液在明楼淡蓝色的血管下奔流,他心虚地缩回被子里去,把被子盖到鼻子上,只露出两只圆溜溜的眼睛,狰狞的血红色瞳孔,却有正常孩子怯弱无辜的目光,他的嘴唇埋在被子里,尖牙已经突出上唇,用模糊不清的声音唤明楼:“哥哥……”


明楼站起来,俯身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脖颈处的血管毫无保留地露在阿诚眼前,隐秘的邀约。


当天夜里,阿诚控制不住地吸干了明楼养在门廊下的鹦鹉,被明楼在窗下逮个正着。


小朋友被明楼抱起来,小小的一只,抖得像顽皮叼了鸟、被主人发现后拎起后脖颈的猫。


可他不是顽皮,如果再没有一点活物的血,他就要饿疯了。


明楼把他抱进自己房间,让他坐在自己的桃花心木椅子里,关上门,从杯架上取了一只高脚杯,他将自己的手腕悬在杯子上,餐刀划破手腕,血流溅落在杯子里,大约半杯。


明楼用纱布按住自己的手腕,将杯子推给阿诚,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阿诚啊,以后想吃什么,就告诉大哥,吃东西要优雅,不要咬得自己一嘴毛,咱们明家是不是明天就要破产了?”


他什么都知道。明楼的眼界和胸怀体现于他能够对任何物种的多样性皆报以认同和尊重。如果阿诚是个人类,明楼会教导他做一个有用的、顶天立地的人,然而现在的阿诚已经是一个吸血鬼了,那么至少,明楼认为阿诚要在他的教导下,做一个在血族语境里高贵优雅的鬼。


明楼给自己倒了一杯香槟,示范了正确的端杯姿势,举杯与阿诚碰了一下,他甚至还替小朋友围上一块餐巾。可是他的手腕还在滴血,于是笑着向阿诚伸出手去:“很久没有动手,对自己下手有些重,既然如此,那就别浪费了。”


阿诚饮干了杯中明楼的血液,苍白的双颊涌起一阵病态的红潮,猎食的本能引诱他复又捧起明楼的手腕,这来自明楼身体中的猩红的液体如此滚烫而甜美,他将舌尖刺入伤口,尖牙轻轻扣进皮肤,吸舔流出的血液,用口中分泌出的液体使创口快速愈合。


这孩子与其说是在吸他的血,不如说是在吻他,眼眸低垂乖巧,神情痴意缠绵,明楼完全不忍怪他咬死了鹦鹉。他按照欧洲的习俗给阿诚换绣了繁复花纹的外套,风琴褶的衬衫领口缀着硕大的蓝宝石,打扮得像一个真正的贵族。


可惜明家的姐姐是十分地道的上海人,看到阿诚这样的穿法,便用娇滴滴的上海话嗔道:“阿诚一天就知道跟你大哥学,不学好,穿得像个……像个小开一样!”


tbc

评论

热度(232)

  1. 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黑色御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