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楼诚深夜60分】追爱(下)

冰雨寒月:

关键词:探戈


 @楼诚深夜60分 




上接《追爱》http://61527.lofter.com/post/1d77f440_9baf97b




明诚醒来开始打量这间陌生又熟悉的房间,然后侧头看着睡在旁边的人,他在睡着的时候显的毫无攻击力,只是这真的是他的真面目吗?


明楼睁开眼睛就看到明诚用及其陌生的目光在看他,诧异的问:“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我?”


明诚看着他沮丧地说:“我的身体认识你,但是你对我来说是陌生的。”


明楼笑了:“这样的感觉很好啊!”


明诚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一点也不好!”


明楼侧身压住他给了他一个早安吻,明诚:“唔,唔,你放开我啊!大清早的你要干嘛?”说完一把推开他,起身穿上睡衣去洗漱。怒气冲冲的冲了出来:“明楼,你看看你干的好事,你让我今天怎么见人啊?”指着脖子上面的吻痕。


明楼躺在床上哈哈大笑,他的阿诚失忆了以后居然这么好玩,不怎么诚心的对他道歉:“对不起!”


明诚瞪他,转身又跑进洗手间了,过了一会出来,站到衣柜跟前看着他:“那个,那个,明楼大哥!”


明楼:“嗯?你叫我什么?”


明诚奇怪的看着他:“那我该怎么叫你啊?“


明楼起身慢条斯理的穿上自己的睡衣:“叫大哥!“


明诚小声嘀咕:“谁家的大哥把自己的弟弟往床上拐的?”


明楼站在他的身后微笑着说:“我啊!”


明诚一回头就看到他挨自己极近:“你,你离我远点。对了你的衣服以前是不是都是我给你配啊!”


明楼:“是啊,你是我明氏首席服装设计师,在国内读经济学,在巴黎读服装设计。还有什么问题吗?”


明诚把自己埋进衣服里面,为什么自己没有一点印象。过了一会明楼带着洗漱完以后的清爽,把“鸵鸟”诚从柜子里面挖出来。在他的颈侧蹭来蹭去问他:“阿诚,我今天穿什么啊?”


明诚沮丧的说:“不知道啊!都不知道你今天的行程啊!”


明楼说:“走吧先去吃饭!”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房间。明镜看到明诚的脸色不是很好,瞪明楼:“你又做什么了?”


明诚替明楼回答:“大姐,大哥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我好多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


明镜无奈的说:“没有关系,慢慢想。对了下周有个舞会,你们三个都得去!“


明诚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也要去啊?“


明镜点点头:“去散散心,你也不能成天闷在屋子里面啊?”


明诚撇嘴:“可是我不会跳舞啊?”


明台一个大写的“懵”字:“阿诚哥,你不会吧,小时候大姐可是专门请舞蹈老师来教咱们跳舞的!而且你的探戈还是大哥亲自给你启蒙的呢!你不会连这个也忘了吧!”


明诚点点头:“没有印象!”


明镜和明台围着他一通问,明楼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他对姐姐和弟弟有印象,唯独对他没有任何记忆,他所忘记的一切都是和他有关的。


于是明镜就让明楼和他两个人在家里待着,她带着明台去上班了。


明楼带着他去了书房,指着书说:“有一半是你的,你随便看!”


明诚摇摇头:“我想学跳舞,明大哥可以教我吗?”


明楼走近他,又是那种被毒蛇盯住的感觉,明诚感觉浑身发冷,盯着他问:“你刚刚叫我什么?”


明诚低着头:“我们,我们,我们只是熟悉的陌生人,叫你大哥感觉怪怪的,叫你明楼大哥或者明大哥,你又不高兴!”


明楼扳着他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我不想听到大哥以外的称呼。如果可以,你可以叫我哥哥!”


明诚听到“哥哥”这个词,莫名其妙的感觉浑身燥热,而且全身都红了。


明楼很满意他的反应,凑到他的耳边:“现在叫声哥哥来听听!”


明诚一把推开他:“你,”突然不说话了,脑海里面闪过几个画面,画面里的他好像还是少年,躺在床上,手环在明楼的脖子上面,两个人的脸挨得极近,他就是在唤明楼哥哥,可是声音听起来支离破碎,饱含情欲。


他倒退了几步,靠在了一张桌子上面,一转身扶住了那张桌子,又是一个画面,画面里,明楼搂着他的腰教他前进后退,不时纠正着他的动作,偶尔他会亲一下明楼的唇,他们两个跳的正是探戈。然后几个学校里的场景,都是他和明楼的。


明诚听到明楼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阿诚,你没事吧?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明诚扶着桌子扭头看着明楼:“我们一起去留过学对不对?我和你的第一次是我十八岁对不对?也是那一天的晚上我叫你哥哥的对吗?”


明楼递给他一杯热水:“是,你说的都对!”


明诚:“你教我跳探戈是在巴黎的明家别墅对不对?”


明楼点点头。明诚捶着桌子:“为什么,我只能记起来一个短暂的画面!”


明楼搂着他说:“没关系,我们慢慢想!”


明诚回抱住他:“我该怎么叫你啊?”


明楼用下巴在他的头顶上蹭着:“你的心里最想叫我什么?”


明诚抬头看着他笑了,明楼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明诚:“楼哥哥!”


明楼差点立足不稳:“在外面叫我大哥,在家里随便你!”


明诚笑眯眯得说:“好,楼哥哥!教我跳舞!”


明楼不高兴的问他:“学什么?”


明诚:“我刚刚看到的画面是探戈!”


明楼点点头,拉着他来到了客厅,站在音响跟前,没有找探戈的舞曲,反而放了华尔兹的舞曲出来。


明诚看着他,他:“你好久没有跳舞了,先熟悉一下华尔兹,然后明天我们在跳探戈好不好!”


明诚点点头,明楼搂着他的腰,两个人随着音乐的节拍晃动着身体,明诚慢慢的在熟悉着舞步。


明楼很享受这种暧昧,也很享受这种调情,他和阿诚之间很久没有这样玩暧昧了,基本上都是晚上直接进入主题,来一场泔畅淋漓的欢爱是很爽,但是向这样调情一样的感觉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明楼的手不老实的从睡衣的下面伸了进去,在明诚的身上游弋着,静悄悄的点着火,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


明诚闭着眼睛认他在自己身上作怪,熟悉的气息环绕周身,使他沉醉其中。


很有趣的是两个人都穿着睡衣,没有穿正装,所以明诚的手也伸进了明楼的衣服里面。


两个人合着华尔兹悠扬的乐曲在调情,不断的试探着对方对欲望的承受底线,不时的交换一个吻。


明楼坏心眼的带着他晃悠进了卧室,用脚轻轻的踢上门,“碦哒”一声,明诚睁开眼睛看着他,两个相互凝望着对方,明楼底下头吻住了他,明诚回应,很快两个人都疯狂了,明楼一把扯掉了明诚的衣服,将他压倒在床上,进而疯狂的攻城略地,他的呻吟,他的迎合,他不自觉的呼唤“哥哥,给我!”一切的一切都不停的刺激着明楼,被压抑了三个月的情欲之火被明诚的呼唤彻底的点燃了,没有扩张,没有润滑的突然间的顶入,“啊!”的一声,明诚内心深处的欲望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他疯狂,带着他也跟着疯狂,他们同时陷入了欲望的深渊。


明楼:“阿诚,看着我,看着我好不好!”


明诚睁开双眼看着他,那双溢满星光的双眸此时被欲望牢牢的霸占着。


明楼边吻他边问:“我是谁?阿诚,告诉我,我说谁?”


明诚:“你是,明,明楼!”


明楼咬了他的唇一下,他吃痛的收紧了下身,刺激的明楼的欲望涨大了一圈,更是凶狠的碾过他的敏感点。


明楼:“告诉我,我是谁!”


明诚:“你是,我的明楼,我的楼哥哥!”


明楼俯下身吻住他的唇:“阿诚,我的阿诚,你是我的!”


良久,明楼才射了出来,明诚已经摊在床上,连劲都没有了。等两个人的呼吸都平稳了,明楼亲着他的唇说:“中午想吃什么?”


明诚:“我动不了了!”


明楼挑眉,坏心眼的顶了他一下,明诚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好了,别闹我了,你赶紧出来!”


明楼只得退了出来,然后抱着他走到浴室里面,冲洗干净以后,明诚又被抱了出来,明诚狠狠的在他的肩膀上面咬了一口:“你,你居然还有劲!为什么我没有力气啊!”


明楼只是笑了笑,搂着他躺在床上,也不想动。


快到下午的时候两个人才缓过劲来,明楼带着他出去出吃饭。吃完饭,接到明镜的电话要带明台去苏州,后天回来。明楼说知道了。


下午,明楼开始教明诚探戈的舞步,没有放曲子,只是带着他,快速的旋转,走位。很快明诚就熟悉了舞步,和记忆片段里的重合到了一起。


然后把练习曲放出来,倒了杯红酒,看着他自己练习。跳着跳着,明楼一口喝尽杯中酒,来到了明诚的跟前,带着他前进后退,快速旋转,领略着探戈的魅力。


然后把《一步之遥》放了出来,明诚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看着他走到自己的跟前,带着自己,跟着他的节奏,脑袋里面全是当年学习探戈的画面:明楼:‘阿诚,你记住,探戈就是速度要快,蟹行猫步。今天教你台湾探戈,台湾探戈是韩战至越战期间,由驻台美军所引进,换言之,美式探戈是台湾探戈之前身,经由台湾舞者之自创与变化,产生了属于我们的探戈,也因此,台湾探戈中嗅不到阿根廷探戈的浪漫热情。而握持因民风相异而不同,除手背有接触外,其余均不接触;不过舞步的多样化、复杂化是台湾探戈的特色。①’


他生日的那一天,明楼喝的半醉不醉的带着他跳阿根廷探戈,舞步华丽高雅、热烈狂放且变化无穷,交叉步、踢腿、跳跃、旋转令人眼花缭乱①。那天晚上,明楼对着他说:‘阿诚,你知道吗?探戈是情人间的舞步,你看跳起来多像是在偷情。就像现在的我和你,见不得光,可是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那天是他十八岁的生日。那一天,他将自己的爱恋全部交给了这个叫明楼的男人。


进退之间他定定的看着明楼,这个此时在他眼里谜一样的男人。


明楼专注的带他联系探戈的舞步,不曾松懈一丝一毫。他进他退,他带着他感受乐曲的旋律,感受乐曲里面的爱情故事。


这一晚,明诚拒绝和明楼同床,没有任何理由,明楼知道他的脾气,要是不同意,他也睡不成,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


只是这一夜,明诚并没有入睡,坐在窗户跟前的桌子上面,看着外面,想着这三个月明楼对他的种种,他知道哪怕是失去了记忆,他也依旧被他所吸引。就算是失去了记忆,他还是会爱上他。


但是现在他只想知道,他发生车祸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会失去记忆。


他只是依稀记得有人和他抢方向盘,车撞上了护栏,他从车上下来想走,结果就被一辆逆行的车撞了。


一个星期之后的舞会,明镜带着三个弟弟悉数到场,三个人高大帅气,温文尔雅。


这个时候一个女子的尖叫声满场寂静:“啊!明诚,你居然还活着,你居然还活着。你为什么没有死,你应该死掉的才对,你,你为什么还活着!你是来和我抢明楼的对不对。他是我的,他是我的!”连推带搡场面一片混乱。明诚的头重重的撞击在了地上晕了过去。明楼一把推开了李小姐,眼睛通红的盯着她:“我告诉你,阿诚没有事情则罢,他要是在出点事情,我要你们整个李氏陪葬。”说完抱起明诚就往外跑去。明台开着车把两个人送到了医院。


明镜阴狠的盯着李总:“李总,我们的合作到此结束!”说完踩着高跟鞋退场了。


医院里面,明楼抱着头坐在椅子上面,明台不停的安抚着他,同时给在警队上班的朋友打电话。那边答应一有结果立刻通知他。


手术于两个小时以后结束了,明楼看着医生,医生说:“病人脱离了危险,目前要留院观察,看是不是有什么后遗症,家属等病人清醒以后在来吧!”说完就吩咐护士推明诚进重症监护室。


此时的明诚沉浸在梦中,所有的一切都慢慢的清晰了起来,他和那个李小姐抢方向盘,车子撞上了隔离带,他从车子里面飞了出来,站起来想躲避车辆还是被撞伤了。等他清醒了以后,看到的是明楼,趴在他的床前,眼泪瞬间落了下来,不管是他失去记忆,还是以前,他一直都在守护着他。


这个时候明楼醒了,看到他也醒了,但是在哭。吓坏了问他:“阿诚,那里不舒服。”


明诚轻轻的摆摆手说:“我没事,大哥!”


明楼一愣,惊喜的看着他:“你叫我什么?”


明诚对着他伸出手,明楼一把握住:“大哥,我好想你!”


明楼俯身搂着他在他的耳朵边说:“我比较喜欢你叫我楼哥哥!”明诚的脸瞬间通红。


明台推门进来:“哎呀呀,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明楼恨恨的哼了一声:“滚进来,想去哪里?”


明台捂着眼睛进来说:“我放手了啊!”说完手放了下来,递给明楼一张报纸,经济版的头条:“李氏因其女故意杀人,明氏联合几大集团撤资,于今日宣布破产。其女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刑十年!”


明诚躺在床上疲惫的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此时窗外雨过天晴,一道绚丽的彩虹挂在天边。


——————————————————————————


①来自搜狗百科的《探戈》

评论

热度(36)

  1. 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冰雨寒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