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

【楼诚/台丽 现代AU ABO】Crush on You

脑补大哥喜欢和阿诚跳探戈(捂鼻ing…)

笙歌慢:

【楼诚双A,无生子(啊我真的很不想每一章都加上这一句了但是又必须得加ORZ),本章无台丽不打tag,有邪教】


【给亲爱的 @阿景_八分四舍五入一个亿 ,生日快乐,原谅我前两天弄错了日子,但这不是我的锅,不是。Anyway,还是希望宝宝你天天开心,么么哒~】


第九章:


 


对于能够发现汪曼春的秘密这件事,确实是超出南田洋子计划之外的。


她一把抓住朱徽茵的手臂,嘴角勾出一个冷笑来:“朱小姐,我没想过,你才是标记的那一个人。”


汪曼春浑身滚烫地倒在朱徽茵怀里,额头与鬓角全都是细密的汗珠;她就倒在曾经临时标记过自己的Alpha怀里,身体的记忆比大脑还要诚实,汪曼春不自觉地搂住朱徽茵,灼热的呼吸一下下喷洒在朱徽茵耳畔。


气味相同,高度契合的信息素是最有效的催化剂。


朱徽茵没有回应南田洋子,她挣了几下,将手从南田洋子的桎梏中解救出来,冷静地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管抑制剂。


南田洋子的眼神暗了暗。


然而这针是朱徽茵为自己准备的。


她咬着牙,就着汪曼春靠在自己身上的姿势,以十分娴熟的姿态将药剂推进了血液里。


Omega的信息素越来越浓,南田洋子后退了几步,戒备地掏出一方特殊的手帕,捂住了口鼻。


汪曼春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朱徽茵扔掉针管,扶住她的肩头,将人往实验室外带。


“明楼……明……”


她胡乱地挣扎起来,将自己全部贴在朱徽茵身上,吐气如兰,语调温柔,藏着无数的深情。


南田洋子打量的目光锐利的扫射过去。


不待朱徽茵反应过来,汪曼春的语气突然又变得恶毒起来:


“明楼!明诚!”


人人都道汪家大小姐雷厉风行手段狠辣,身为Alpha自有手腕;只有汪曼春自己才知道,日日的伪装有多么痛苦与折磨,Omega的这个身份,又让她有多么恨。


朱徽茵已经按不住汪曼春,情急之下,朱徽茵抚开她颈后的碎发,锋利的犬齿刺破皮肉,咬住腺体,信息素迅速注入融合。


一室芳香。


电光火石间,南田洋子将事情猜测到了七八分。


被临时标记的汪曼春已经安静下来,朱徽茵抬起头看了南田洋子一眼,带着汪曼春迅速离开。


 


 


出来的时候,南田洋子就站在门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朱徽茵停住脚步,轻轻带上门。


“朱小姐,如果我没有猜错,汪小姐喜欢明楼先生,对吧?”


朱徽茵垂下眼睛。


“让我再猜一猜,你存在的意义,很大一部分上,是为了帮助汪曼春伪装成一个Alpha。从你的血液里,提取Alpha信息素,与药剂融合,再注入汪曼春的血液里……说实话,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实验,从没见过信息素气味相同并且匹配度如此之高的两个人……真是很好的实验品……”


南田洋子流露出极大的兴趣,眼神里满是对新实验品的疯狂。


朱徽茵打断她,低声吼道:“住嘴!”


南田洋子的脸上出现一个讽刺的笑容:“还有什么呢?啊……你之所以不给她用抑制剂而是选择临时标记她,一定不是因为你喜欢她吧?是因为什么呢……因为明楼身边的那个阿诚啊,是个Alpha,汪曼春一定也很想变成Alpha吧?我真是好奇,她服用过多少失败的药剂了,才会把自己的身体糟蹋到连抑制剂都承受不了的状态……有勇气,有毅力。”


防备地向后踉跄着靠在门上,朱徽茵瞪着南田洋子,手掌紧握。


南田突然笑了起来。


“别担心,我不会做什么的,这么精彩的戏,我还要继续看下去呢。朱小姐,你要好好演。”


冰凉的掌心在朱徽茵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两下,待到南田洋子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朱徽茵才将那口悬着的气吐了出来,打开了门。


汪曼春正躺在床上熟睡。


朱徽茵再次垂下眼,隐藏住眼神里的杀意。


 


 


明楼和明诚穿着相同款式的燕尾服下车时,汪家的车子也停在了酒店门口。


商界人士的聚会总是无聊,明镜早已经疲于应付,公司的生意也要慢慢放手给明楼,这样的场合,自然也是楼诚二人同行了。


两个人的左脚同时踏上铺着红毯的台阶时,身后传来一声亲昵的呼喊:


“师哥——”


汪曼春身着一袭白色腰部镂空晚礼服,站在不远处笑得明艳动人,发间的仿真白色山茶花衬得她肤色洁白如雪。


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明诚向后退了两步,让出一个位置来;明楼也弯起右臂,做出邀请的姿态。


汪曼春快行了两步,上前挽住明楼,笑容间满是得意,头也不回道:“多谢了,阿诚。”


明诚只当听不见,一只手背在身后,冲拿着外套的朱徽茵比了个手势。


心知肚明。


明楼挽着汪曼春走进大厅时,场内立即一阵骚动。


向来是死敌的明汪两家,如今看来,倒是有联姻的可能了——至于都是Alpha这种事,只要当事人愿意,谁又管得着呢?


明诚走到一旁的角落里坐下,端了一杯红酒细细品尝。


难得自在。


平日里这种时刻他总要帮明楼应付各界人士的发问与刁难,如今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明楼与汪曼春身上,明诚也终于能休息一回。


朱徽茵不经意地路过。


外套的掩饰下,纸条被传到明诚手里。


“蛇到。”


 


 


另一头,明楼搂着汪曼春的腰滑进了舞池。


音乐轻柔,带一点暧昧的气息。


“师哥的步伐很熟练,像是经常带着人跳华尔兹。”


旋转。


“我与阿诚,更喜欢探戈。”


你进,我退。


“那我倒是好奇,怎么今日,明大少爷如此赏脸?”


贴近。


“美人如斯,怎能拒绝?”


“不诚实。”


游刃有余。


“既然看出来了,为何还要凑上来?”


摇摆,晃动。


“因为只要是我汪曼春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包括你,师哥。”


手指拂过剪裁合身的西装肩部。


流连。


“汪小姐不必叫我师哥,毕竟你没有真正拜在师门下。”


“我做事,只管自己高兴,从来不需要其他人的认可。”


“汪大小姐向来霸道,倒是有几分Alpha的样子。”


汪曼春面色一紧。


明楼继续道:“可惜,我不喜欢。”


“你只喜欢Alpha,我会是的。”


轻轻摇头。


“不,我只爱阿诚。”不论他是什么身份。


一曲终了,二人分开来。


明楼忽然凑到汪曼春耳边,状似亲昵,旁人看去,仿佛情人间的耳鬓厮磨。


只有汪曼春知道明楼的刀子扎得多准多狠。


“不要在爱情上奢求公平,曼春,你永远不会得到回报。”


言罢,他迈开腿大步向明诚走去。


汪曼春站在原地。


诛人需得先诛心,明楼深谙此道。


可她汪曼春不要回报,只要明楼。


哪怕是一个残缺不全的明楼。


 


 


阿诚举起酒杯,神色暧昧。


“不心疼?”


“我不爱她,不能给她任何胡思乱想的机会。”


“可你要是不成功呢?”小纸条藏在手心,展开,清晰的出现在明楼眼前。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明楼的手掌覆上明诚的手背,一起虚虚地握住。


他们在最偏僻的角落。明楼站在明诚面前,挡住所有人的视线。


另一只手的食指抵上面前人的嘴唇,明楼笑道:“我一颗心都在你身上碾碎化开渗入骨血了,哪里还分得出去?嗯?”


明诚弯起唇角。


人生有八苦,求不得,最苦。


谁教爱情从来不讲公平。


——TBC——


【我终于知道删文的后果了我知错了,我给大家道歉,我再也不随便删文了😂😂】


【今天感谢我的宝宝@,我爱你,给你比心,我爱你】

评论

热度(164)

  1. 我家の遇见阳光打喷嚏の猫笙歌慢 转载了此文字
    脑补大哥喜欢和阿诚跳探戈(捂鼻ing…)